积极推进立案登记制度改革,《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提出要完善司法责任制

2月13日,记者从省委政法工作会议上获悉,陕西省进入完善司法责任制等4项改革的第三批试点。我省将按照先易后难、统筹兼顾、依法有序的原则,分阶段、分步骤推进司法改革。
省司法体制改革专项组将围绕法官检察官员额和遴选、省以下法院检察院领导干部管理、法官检察官职业保障制度等重点改革事项,研究提出改革措施。省法院、省检察院和相关单位将及时研究制定改革试点实施意见,严格按程序报审,确保试点工作有序进行。省法院积极推进跨行政区划管辖行政案件和环境资源案件试点工作,待试点方案批准后,认真抓好组织实施,在西安市全面铺开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积极推进立案登记制度改革。公安机关将认真落实《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及3个配套方案,大力推进基础信息化、警务实战化、执法规范化、队伍正规化建设。
我省将在今年出台司法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和2015年司法体制改革要点,作好总体安排和阶段性部署。对于中央即将部署的改革任务,如建立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深化监狱制度改革、健全社区矫正制度等,都将积极研究我省改革实施方案,确保重要各项改革部署及时落地。

12月27日,江西省召开省、市、县三级视频会议,传达学习省委书记鹿心社在省委常委会听取司法责任制改革汇报时讲话精神,对我省全面推开司法责任制改革进行动员部署。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副省长尹建业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由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郑为文主持,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铁流出席会议。
会议要求全省各地各单位要充分认识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重大意义,确保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和省委的部署要求上来。要着重把握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核心要义,确保改革方向正确方法得当;总结推广试点工作经验,确保改革不走弯路;精心组织实施,确保改革协调推进“蹄疾步稳”。
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体现
省委常委会先后四次研究审议司改试点工作,12月24日,省委常委会再次听取试点工作情况以及全面推开改革意见的汇报,省委书记鹿心社作了重要指示。
记者从会上获悉,我省作为第三批司改试点省份,于今年年初在九江市、上饶市及其所属的濂溪区、彭泽县、信州区、横峰县法院、检察院实施司改试点,至10月底基本完成试点任务。试点工作中,产生首批入额法官174人、检察官144人,着力构建了“1+6”改革试点制度体系,精心推动了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稳步开展了司法责任制改革,并有效落实了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政策以及人财物统管工作,做到了核心工作、基础工作、保障工作协同推进,为改革的全面推开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借鉴。经省委常委会研究同意,全省各地、各级法院检察院全面推开司法责任制改革。
尹建业指出,全面推开司法责任制改革是深入贯彻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内在要求,是有力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重大举措,是有效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具体体现,是整个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各地各单位要充分认识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重大意义,确保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和省委的部署要求上来,从全局高度和长远战略出发,切实增强推动司改工作的自觉性和坚定性,努力把这项重大改革任务抓紧抓实抓好。
遴选出最优秀人员来办案
司法责任制改革内涵丰富,涉及面广,政策性强,我省的实施意见和相关配套文件,已于12月24日经省委常委会审议通过。
尹建业强调,要正确把握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基本内涵和核心要义,确保改革方向正确、方法得当。要把握员额制改革的主要内容,着力提高法官检察官专业化、职业化水平。实行员额制,就是要按照司法规律配置司法人力资源,遴选出最优秀的人员来办案,打造高素质、专业化的司法队伍,提高司法质量、效率和公信力。这是实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基础,也是完善司法责任制的基石。
要把握完善司法责任制的主要内容,着力促进法官检察官权责统一。完善司法责任制,关键是要遵循司法亲历性和权责一致性规律,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
要把握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的主要内容,着力充分调动广大司法人员积极性。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是完善司法责任制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制度的配套措施,目的是要调动广大司法人员的积极性,提高法官检察官的职业荣誉感和归属感。
要把握推进人财物省级统一管理的主要内容,着力确保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不断提高改革的整体效能。同时明确,人财物省级统一管理后,市、县党委及其政法委对政法机关的思想、政治领导不变,市、县法院检察院要正确处理与同级党委政法委的关系,确保党管政法的原则落到实处。
确保改革不走弯路
尹建业强调,我省启动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以来,达到了预期目标,主要体现在:试点单位司法人力资源配置更加优化,初步形成了一个优良的队伍结构;司法人员多办案、办好案的积极性明显提高;符合司法规律的体制机制逐渐形成,法官、检察官主体地位逐步确立;办案质效稳步提升,试点单位各项工作呈现良好态势;改革试点探索了许多有特色有实效的经验做法,为全面推开司法责任制改革奠定了扎实基础。
尹建业要求,各地各单位要认真总结学习前期试点工作经验,充分吸收、消化、借鉴,进一步处理好全局与局部、稳妥与创新、普遍与特殊、改革与稳定等一系列重大关系,不断凝聚改革正能量,激发政法干警参与支持改革的主动性、积极性,达到保持工作连续性和队伍稳定性的有机统一。前期试点的法院检察院,必须继续抓好完善、深化、提升试点工作经验,确保试点成果经得住实践和时间的检验,要切实提高探索实践水平,确保改革不走弯路。
共同推动改革任务落地见效
会议提出,全面推开司法责任制改革,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周密谋划部署,加强统筹协调,形成强大合力,确保改革稳步有序推进、胜利圆满完成。
尹建业要求,各级党委政府要把全面推开司法责任制改革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来抓,认真指导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切实为推进改革创造良好条件、提供有力保障。各级党委政法委要善于统领全局、协调各方,突出抓好统一思想、把握方向、协调政策、强化督导等工作。
省司改试点工作小组和省司改办要统筹力量、统筹进度、统筹工作,促使各项改革工作同频共振、有序推进。各相关部门要继续充分发挥职能作用,积极主动,各负其责,密切跟进职能范围内的改革事项进展情况,加强对市、县对口部门的业务指导,针对性地研究对策措施,各部门更要密切配合,忠实履职,共同推动改革任务落地见效。
各级法院、检察院要切实肩负起改革的主体责任,凝聚各方智慧和力量,咬定目标抓好落实,千方百计攻坚克难。要严肃工作纪律,确保改革有序推进,圆满完成。

积极推进立案登记制度改革,《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提出要完善司法责任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作了全面部署。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意见及贯彻实施分工方案》,明确了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原则,制定了各项改革任务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和《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对若干重点难点问题确定了政策导向。最近中央司改办负责人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就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四项改革六省市先行试点,为全面推进司法改革积累经验
记者:为什么要开展司法体制改革试点?改革试点有什么总体考虑?
负责人:司法体制改革涉及面广、政策性强。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都是司法体制改革的基础性、制度性措施,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作用。根据中央关于重大改革事项先行试点的要求,考虑到各地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经商中央有关部门和地方,决定就这4项改革,在东、中、西部选择上海、广东、吉林、湖北、海南、青海6个省市先行试点,为全面推进司法改革积累经验。
改革试点的目标和原则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坚持遵循司法规律和从中国国情出发相结合,按照可复制、可推广的要求,推动制度创新,着力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
改革试点的总体考虑是,坚持顶层设计与实践探索相结合,既要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出发,加强总体谋划;也要从实际出发,尊重基层首创精神,鼓励各地在机制改革上进行积极探索,为全国逐步推开试点积累经验、创造条件。《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体现了顶层设计与实践探索相结合的要求。《改革框架意见》对改革试点的若干重点难点问题提出了政策意见或政策取向,为地方制定试点方案提供了依据。上海市根据中央改革精神,结合本地经济社会发展和司法工作实际,形成了《上海改革方案》,对如何推进试点工作提出比较具体的要求。这两个文件对于积极稳妥推进改革试点,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针对七项重点难点问题提出政策导向
记者:《改革框架意见》对哪些重点难点问题提出政策导向?
负责人:《改革框架意见》主要针对下列问题提出了政策导向:一是对法官、检察官实行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管理制度。二是建立法官、检察官员额制,把高素质人才充实到办案一线。三是完善法官、检察官选任条件和程序,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尊重司法规律,确保队伍政治素质和专业能力。四是完善办案责任制,加大司法公开力度,强化监督制约机制。五是健全与法官、检察官司法责任相适应的职业保障制度。六是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七是完善人民警察警官、警员、警务技术人员分类管理制度。
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对司法权力的监督机制,确保司法权依法公正运行
记者:《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提出要完善司法责任制。为什么把司法责任制作为改革试点的重点?对完善司法责任制有何考虑?
负责人: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实现司法公正,关键是要建立符合司法规律的办案责任制,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近年来,司法机关为完善司法权力运行机制进行了许多积极探索,也取得一定成效,但仍存在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等问题。为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求,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探索建立突出法官、检察官主体地位的办案责任制。
《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将司法责任制作为改革试点的重点内容之一,以完善主审法官责任制、合议庭办案责任制和检察官办案责任制为抓手,突出法官、检察官办案的主体地位,明确法官、检察官办案的权力和责任,对所办案件终身负责,严格错案责任追究,形成权责明晰、权责统一、管理有序的司法权力运行机制。
为防止法官、检察官滥用权力,需要同步研究健全对司法权力的监督机制,运用信息化手段,加强和规范对司法活动的监督;加大司法公开力度,全面推进办案工作全程录音录像、生效裁判文书上网;充分发挥律师在诉讼中的作用,确保司法权依法公正运行,真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实行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分类管理制度,健全法官、检察官的职业保障制度
记者:《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对实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有哪些具体举措?其意义是什么?
负责人:没有高素质的司法队伍,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再科学,也难以实现司法公正。建立符合职业特点的司法人员管理制度,是建设高素质司法队伍的制度保障,在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中具有基础性地位,是必须牵住的“牛鼻子”。
长期以来,我们对司法人员实行与普通公务员基本相同的管理模式,不能充分体现司法职业特点,不利于建设政治素养好、专业素质高的职业化司法队伍,不利于把优秀人才留在司法一线。为此,《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根据中央要求,提出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基本思路和工作要求。
应该指出,在法院、检察院工作的人员并不都是法律意义上的司法人员。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就是把法院、检察院工作人员分为法官、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对法官、检察官实行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管理制度。实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基础,是建立法官、检察官员额制,提高法官、检察官任职条件,综合考虑政治素养、廉洁自律、职业操守和专业素质、办案能力、从业经历等多种因素,公平、公正地选任法官、检察官,解决目前法官、检察官队伍大、门槛低的问题,提高队伍素质,提升公正司法能力。
按照权责利相统一的原则,在提高法官、检察官的入职门槛、严格办案责任的同时,也要健全法官、检察官的职业保障制度。司法权是对争议事实和适用法律的判断权、裁决权,不仅要求司法人员具有良好的法律专业素养和司法职业操守,还要具有丰富的实践经历和社会阅历。因此,试点地方可探索延迟优秀法官、检察官的退休年龄,下一步还将考虑适当提高初任法官、检察官的任职年龄。
设立遴选委员会,建立逐级遴选制度,扩大选任渠道
记者:今后将如何选任法官、检察官?
负责人:法官、检察官的选任,要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尊重司法规律。法官、检察官首先要有过硬的政治素质。为了保证专业能力,在省一级设立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从专业角度提出法官、检察官人选。由组织人事、纪检监察部门在政治素养、廉洁自律等方面考察把关,人大依照法律程序任免。遴选委员会的组成,应当具有广泛代表性,既有经验丰富的法官和检察官代表,又有律师和法学学者等社会人士代表。建立逐级遴选制度,上级法院、检察院的法官、检察官原则上从下一级法院、检察院择优遴选,既为优秀的基层法官、检察官提供晋升通道,又保证上级法院、检察院的法官、检察官具有较丰富的司法经验和较强的司法能力。扩大法官、检察官的选任渠道,实行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招录办法,招录优秀律师和具有法律职业资格的法学学者等法律职业人才进入法官、检察官队伍,为建立法律共同体搭建制度平台。
法官、检察官统一由省提名、管理并按法定程序任免,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经费由省级政府财政部门统一管理
记者: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有什么考虑和举措?
负责人:长期以来,我国司法人员和地方法院、检察院经费按行政区域实行分级管理、分级负担的体制,不利于排除地方不当干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改革司法管理体制,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这项改革举措,对于确保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具有深远意义。
《改革框架意见》明确了试点地区省级统管的改革路径。对人的统一管理,主要是建立法官、检察官统一由省提名、管理并按法定程序任免的机制。对财物的统一管理,主要是建立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经费由省级政府财政部门统一管理机制。地方各级法院、检察院经费上收省级统一管理时,要考虑各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使各地办公经费、办案经费和人员收入不低于现有水平,为办公、办案提供必要的物质保障。
需要指出的是,省级统管是对司法管理体制的一项重大改革,情况复杂,需要根据不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进行试点,积累经验后再逐步推开。《上海改革方案》对如何建立统一管理机制作了具体安排,在市级组建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并建立统一管理全市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经费、资产的保障机制。
建立公安、安全、审判、检察机关专业技术类公务员管理制度,确保人员待遇与专业技术职务配套衔接
记者:对人民警察管理制度改革有哪些具体举措?
负责人:《改革框架意见》提出,完善人民警察警官、警员、警务技术人员分类管理制度,健全执法勤务机构人民警察警员职务序列制度,重点解决量大面广的基层一线人民警察任务重、职级低、待遇差的问题。按照公务员法确定的职位分类框架,建立公安、安全、审判、检察机关专业技术类公务员管理制度,确保人员待遇与专业技术职务配套衔接。对公安、安全机关具有刑事司法属性的侦查人员探索试行主办侦查员制度,并完善相应的职业保障制度。
加强调查研究,坚持循序渐进,坚持分类推进,加强工作指导
记者:请问下一步推进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有什么考虑?
负责人:一分部署,九分落实。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已经审议通过了《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下一步关键是要抓好落实,指导各试点地方根据中央部署,结合本地实际,制定试点方案,启动试点工作。一是加强调查研究。司法体制改革涉及面广,各地情况千差万别,不同层级司法机关工作要求、队伍状况也有较大差异。必须深入调查研究,摸清情况,找准问题,既要对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能力的突出问题找准症结,又要对推进司法改革过程出现的阻力充分估计,做到谋定而后动。二是坚持循序渐进。既不迁就现状止步不前,又不脱离现阶段实际盲动冒进,确保改革的力度、进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相适应。三是坚持分类推进。试点地方的改革方向和总体思路必须与中央保持一致,但在具体措施、改革步骤上,可以因地制宜,充分发挥地方的主观能动性,研究提出试点方案和进度要求。四是加强工作指导。中央有关部门要加强对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帮助地方解决试点中遇到的难题,确保改革部署落到实处。对于试点中需要修改法律或得到法律授权的问题,要按程序进行,坚持依法有序推进改革。

摘要:
为防止法官、检察官滥用权力,需要同步研究健全对司法权力的监督机制,运用信息化手段,加强和规范对司法活动的监督;加大司法公开力度,全面推进办案工作全程录音录像、生效裁判文书上网;充分发挥律师在诉讼中的作用,真正让民众感受到公平正义。
…据新华网报道,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作了全面部署。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意见及贯彻实施分工方案》,明确了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原则,制定了各项改革任务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和《上海市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方案》,对若干重点难点问题确定了政策导向。最近中央司改办负责人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就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回答了记者提问。问:为什么要开展司法体制改革试点?改革试点有什么总体考虑?答:司法体制改革涉及面广、政策性强。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完善司法责任制、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都是司法体制改革的基础性、制度性措施,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作用。根据中央关于重大改革事项先行试点的要求,考虑到各地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经商中央有关部门和地方,决定就这4项改革,在东、中、西部选择上海、广东、吉林、湖北、海南、青海6个省市先行试点,为全面推进司法改革积累经验。改革试点的目标和原则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坚持遵循司法规律和从中国国情出发相结合,按照可复制、可推广的要求,推动制度创新,着力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改革试点的总体考虑是,坚持顶层设计与实践探索相结合,既要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出发,加强总体谋划;也要从实际出发,尊重基层首创精神,鼓励各地在机制改革上进行积极探索,为全国逐步推开试点积累经验、创造条件。《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体现了顶层设计与实践探索相结合的要求。《改革框架意见》对改革试点的若干重点难点问题提出了政策意见或政策取向,为地方制定试点方案提供了依据。上海市根据中央改革精神,结合本地经济社会发展和司法工作实际,形成了《上海改革方案》,对如何推进试点工作提出比较具体的要求。这两个文件对于积极稳妥推进改革试点,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问:《改革框架意见》对哪些重点难点问题提出政策导向?答:《改革框架意见》主要针对下列问题提出了政策导向:一是对法官、检察官实行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管理制度。二是建立法官、检察官员额制,把高素质人才充实到办案一线。三是完善法官、检察官选任条件和程序,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尊重司法规律,确保队伍政治素质和专业能力。四是完善办案责任制,加大司法公开力度,强化监督制约机制。五是健全与法官、检察官司法责任相适应的职业保障制度。六是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七是完善人民警察警官、警员、警务技术人员分类管理制度。问:《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提出要完善司法责任制。为什么把司法责任制作为改革试点的重点?对完善司法责任制有何考虑?答: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实现司法公正,关键是要建立符合司法规律的办案责任制,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近年来,司法机关为完善司法权力运行机制,进行了许多积极探索,也取得一定成效,但仍存在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等问题。为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求,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探索建立突出法官、检察官主体地位的办案责任制。《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将司法责任制作为改革试点的重点内容之一,以完善主审法官责任制、合议庭办案责任制和检察官办案责任制为抓手,突出法官、检察官办案的主体地位,明确法官、检察官办案的权力和责任,对所办案件终身负责,严格错案责任追究,形成权责明晰、权责统一、管理有序的司法权力运行机制。为防止法官、检察官滥用权力,需要同步研究健全对司法权力的监督机制,运用信息化手段,加强和规范对司法活动的监督;加大司法公开力度,全面推进办案工作全程录音录像、生效裁判文书上网;充分发挥律师在诉讼中的作用,确保司法权依法公正运行,真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问:《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对实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有哪些具体举措?其意义是什么?答:没有高素质的司法队伍,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再科学,也难以实现司法公正。建立符合职业特点的司法人员管理制度,是建设高素质司法队伍的制度保障,在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中具有基础性地位,是必须牵住的“牛鼻子”。长期以来,我们对司法人员实行与普通公务员基本相同的管理模式,不能充分体现司法职业特点,不利于建设政治素养好、专业素质高的职业化司法队伍,不利于把优秀人才留在司法一线。为此,《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根据中央要求,提出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基本思路和工作要求。应该指出,在法院、检察院工作的人员并不都是法律意义上的司法人员。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就是把法院、检察院工作人员分为法官、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对法官、检察官实行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管理制度。实行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基础,是建立法官、检察官员额制,提高法官、检察官任职条件,综合考虑政治素养、廉洁自律、职业操守和专业素质、办案能力、从业经历等多种因素,公平、公正地选任法官、检察官,解决当前法官、检察官队伍大、门槛低的问题,提高队伍素质,提升公正司法能力。按照权责利相统一的原则,在提高法官、检察官的入职门槛、严格办案责任的同时,也要健全法官、检察官的职业保障制度。司法权是对争议事实和适用法律的判断权、裁决权,不仅要求司法人员具有良好的法律专业素养和司法职业操守,还要具有丰富的实践经历和社会阅历。因此,试点地方可探索延迟优秀法官、检察官的退休年龄,下一步还将考虑适当提高初任法官、检察官的任职年龄。问:今后将如何选任法官、检察官?答:法官、检察官的选任,要坚持党管干部原则,尊重司法规律。法官、检察官首先要有过硬的政治素质。为了保证专业能力,在省一级设立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从专业角度提出法官、检察官人选。由组织人事、纪检监察部门在政治素养、廉洁自律等方面考察把关,人大依照法律程序任免。遴选委员会的组成,应当具有广泛代表性,既有经验丰富的法官和检察官代表,又有律师和法学学者等社会人士代表。建立逐级遴选制度,上级法院、检察院的法官、检察官原则上从下一级法院、检察院择优遴选,既为优秀的基层法官、检察官提供晋升通道,又保证上级法院、检察院的法官、检察官具有较丰富的司法经验和较强的司法能力。扩大法官、检察官的选任渠道,实行有别于普通公务员的招录办法,招录优秀律师和具有法律职业资格的法学学者等法律职业人才进入法官、检察官队伍,为建立法律共同体搭建制度平台。问: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有什么考虑和举措?答:长期以来,我国司法人员和地方法院、检察院经费按行政区域实行分级管理、分级负担的体制,不利于排除地方不当干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改革司法管理体制,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这项改革举措,对于确保法院、检察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具有深远意义。《改革框架意见》明确了试点地区省级统管的改革路径。对人的统一管理,主要是建立法官、检察官统一由省提名、管理并按法定程序任免的机制。对财物的统一管理,主要是建立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经费由省级政府财政部门统一管理机制。地方各级法院、检察院经费上收省级统一管理时,要考虑各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使各地办公经费、办案经费和人员收入不低于现有水平,为办公、办案提供必要的物质保障。需要指出的是,省级统管是对司法管理体制的一项重大改革,情况复杂,需要根据不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进行试点,积累经验后再逐步推开。《上海改革方案》对如何建立统一管理机制做了具体安排,在市级组建法官、检察官遴选、惩戒委员会,并建立统一管理全市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经费、资产的保障机制。问:对人民警察管理制度改革有哪些具体举措?答:《改革框架意见》提出,完善人民警察警官、警员、警务技术人员分类管理制度,健全执法勤务机构人民警察警员职务序列制度,重点解决量大面广的基层一线人民警察任务重、职级低、待遇差的问题。按照公务员法确定的职位分类框架,建立公安、安全、审判、检察机关专业技术类公务员管理制度,确保人员待遇与专业技术职务配套衔接。对公安、安全机关具有刑事司法属性的侦查人员探索试行主办侦查员制度,并完善相应的职业保障制度。问:请问下一步推进司法改革试点工作有什么考虑?答:一分部署,九分落实。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已经审议通过了《改革框架意见》和《上海改革方案》,下步关键是要抓好落实,指导各试点地方根据中央部署,结合本地实际,制定试点方案,启动试点工作。一是加强调查研究。司法体制改革涉及面广,各地情况千差万别,不同层级司法机关工作要求、队伍状况也有较大差异。必须深入调查研究,摸清情况,找准问题,既要对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能力的突出问题找准症结,又要对推进司法改革过程出现的阻力充分估计,做到谋定而后动。二是坚持循序渐进。既不迁就现状止步不前,又不脱离现阶段实际盲动冒进,确保改革的力度、进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相适应。三是坚持分类推进。试点地方的改革方向和总体思路必须与中央保持一致,但在具体措施、改革步骤上,可以因地制宜,充分发挥地方的主观能动性,研究提出试点方案和进度要求。四是加强工作指导。中央有关部门要加强对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帮助地方解决试点中遇到的难题,确保改革部署落到实处。对于试点中需要更改法律或得到法律授权的问题,要按程序进行,坚持依法有序推进改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